八仙過後-01-01  

松德精神科診所/黃惠琪醫師

 

當實習醫師時,曾待在台大醫院的燒燙傷病房一整個月,每天的工作除了跟著主治醫師上刀外,

就是待在加護病房,和護理師們一同幫燒燙傷患者們換藥。

這裡說的換藥,絕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皮肉傷那種擦擦藥水、蓋上ok絆而已!

每次換藥都是龐大的陣仗,住院醫師、實習醫師、護理師們推著換藥車,車上堆滿各種醫材與器械,

換藥過程對於無菌清潔的要求十分龜毛,深怕造成患部的二次感染,動作絕對要緩慢輕柔,

有些人要負責支撐患者的軀體,有些人負責遞送醫材,有些人負責詳細記錄傷口的復原狀況。

一位患者的換藥過程可能要費時一小時,而且每天進行,延續一個月、兩個月、三個月…

燒燙傷患者往往傷口面積很大很深,要歷經多次的清理傷口、從他處移植皮膚過來、等待皮膚新生癒合,

有時候還得在健康部位「種水球」,讓健康部位的皮膚可以撐大,以繼續供應補皮所需。

而癒合疤痕造成的張力會讓關節攣縮,因此適當時機就要開始辛苦、

甚至疼痛不已的復健,並且持續進行非常非常久。

很多患者得以醫院為家,有些人一住,就是在醫院住上大半年,或是反覆住院持續多年。

為了小心呵護患者避免感染,訪客們要來探望,當然受到許多限制,患者們也只能在有限的病房空間內活動。

我晚上值班時,也常常有患者因傷口劇烈疼痛而輾轉難眠,他們說那種痛像是身體持續在燒,

也有些人是癢到不行卻又只能靠意志力忍住,不能抓也不能碰。也有人會做惡夢,

他們反覆夢到當時意外發生的情境,身上的傷也不斷提醒他們心裡的恐懼與害怕。

那種不知道何時才會減輕的痛苦,那種身體與心靈的痛,真的可能會讓人失去對生命的鬥志。

 

當我聽到八仙樂園出了這樣的意外時,我非常難過,

因為我知道對於傷者們/家屬朋友們,未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我相當敬佩Selina,她不但自己很努力走出陰霾,還很努力告訴非常多的燒燙傷戰友,這些辛酸是可以撐過去的!

是的,我知道沒有人會相信這種意外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?

沒有人會不生氣我又沒有做錯事,為什麼是我會如此不幸?

為什麼、為什麼???這是燒燙傷戰友們最難以接受的。

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?我們能做的就是支援與陪伴!

例如,現階段我們可以響應捐血;我們可以盡量避免使用救護車、急診與醫院資源,

讓救護和醫療人員有充分休息後全力救治傷患(北部各大醫院已經塞爆了!);

我們可以多熟悉各種災害發生的急救常識(燒傷意外);

我們可以立刻檢視自己住家與職場安全、逃生路線與設施是否齊全;從事有風險的活動時,要有保險的概念;

我們可以更加重視並督促公共安全議題,盡可能事先預防災害,而不是輕信他人給的空洞承諾。

 

CAiRE 凱薾健康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